Skip to Content

《雜阿含893經》「壞種子」,以意改字 2

《雜阿含893經》卷31:「何等為五?謂根種子、莖種子、節種子、壞種子、種種子。」(CBETA, T02, no. 99, p. 224, c17-18)

佛光藏《雜阿含經》(《佛光藏》的編號為《雜阿含607經》)認為「壞種子」對應到巴利「五種子」的「aggabīja」,在各本無異讀的情況之下將「壞種子」改作「枝種子」。CBETA的校勘者也做了同樣的註記(這樣的「註記未載明來源」提供的問題會比提供的幫助大)。

導師《雜阿含經論會編》、明法比丘《雜阿含經註》與王建偉、金暉《雜阿含經校釋》都維持「壞種子」。

《雜阿含經校釋》第五冊397頁 [25] 指明:「佛光藏《雜阿含經》為訛」,「aggabīja謂植株枝葉『斷落或垂掛及地』以為繁殖者」。

《雜阿含39經》卷2:「根種子、莖種子、節種子、自落種子、實種子」(CBETA, T02, no. 99, p. 8, c28-29)

「自落種子」與「壞種子」位置相當,意思相互呼應。可以參考《十誦律》、《薩婆多毘尼毘婆沙》與《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的解釋。

特別是《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為在印度學律的義淨所譯,應該是非常詳實。

《十誦律》卷10:「自落種子者,謂蓼、阿修盧、波修盧、修伽羅、菩提那,如是比自零落生物。」(CBETA, T23, no. 1435, p. 75, b4-5)

《薩婆多毘尼毘婆沙》卷6:「自落種子者,謂蓼藍、羅勒、胡荽、橘、梨,如是等自落生者。」(CBETA, T23, no. 1440, p. 543, b29-c1)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卷27:「有五種子:一、根種;二、莖種;三、節種;四、開種;五、子種。…云何開種?謂蘭香、芸荽、橘柚等子,此等諸子皆由開裂乃生,故名開種。」(CBETA, T23, no. 1442, p. 776, b8-16)。

至於《相應部22.54經》的「aggabīja」是否為「枝種子」,則大有問題。雖然覺音論師對「aggabīja」作出解釋,仍有疑義,所以各本巴利字典或梵文字典並未對「agga」的字源字義作明確的解釋。

我建議從另外一個角度來思考這一議題,如果在《雜阿含893經》將「壞種子」改為「枝種子」,那麼上述各經的「自落種子」、「開種」是否也要改成「枝種子」?答案非常明顯,「當然不行」!

那麼,該不該將「壞種子」改為「枝種子」呢?

這一例子也提示一個重要的議題:純粹依靠巴利對應經文來「訂正」漢譯經文要非常小心謹慎,以免將漢譯的部派特點將作「訛字」、「誤譯」而刪除、埋沒了。



forum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