憍越兜菩薩

憍越兜菩薩。【佛說菩薩內戒經】>> 越 ㄩㄝˋ
推論:
憍曰兜菩薩。【般舟三昧經】>> 正確 ㄩㄝ


橋日兜菩薩。【佛說八吉祥神咒經】>> 錯誤 日 ㄖˋ
憍目兜菩薩。【觀虛空藏菩薩經】>> 錯誤 目 ㄇㄨˋ
憍日兜菩薩。【佛說八陽神咒經】>> 錯誤 日 ㄖˋ
憍自兜菩薩漏盡和。【佛說天地八陽神咒經】>> 錯誤 自 ㄗˋ

 

maha의 이미지

贊同讀者的意見。另參考:
  • 《新集藏經音義隨函錄(第1卷-第12卷)》卷2:「槗曰兜(上巨[憍-(夭/口)+右]反中于月反下都侯反或云[憍-(夭/口)+右]越兜)。」(CBETA, K34, no. 1257, p. 695, a4-5)
  • 《新集藏經音義隨函錄(第1卷-第12卷)》卷7:「[憍-(夭/口)+右]曰兜(菩薩內戒經作[憍-(夭/口)+右]越兜八吉祥經作槗日兜悞)。」(CBETA, K34, no. 1257, p. 858, c6)
「憍(或作橋)曰(或作越)兜」《般舟三昧經》裡面的八大菩薩之一,《佛光大辭典》在【八大菩薩】條項中作「橋日兜」,《中華佛學百科全書》在【八大菩薩】條項中作「憍日兜」,看來都把「曰」誤作「日」了。
 
maha
CBETA Maha 吳寶原 

 

又,《般舟三昧經》之同本異譯《大方等大集賢護》(T416)將此菩薩翻為星藏,有懂梵語的朋友可以試著還原一下,看是做還是的音。

又,《光經》(T222)做,此經之同本異譯《放光般經》(T221)做所受則能說菩薩」,《摩訶般若波羅蜜經》(T223)做星得菩薩」。

又,《大寶積經》做「橋越兜,又《佛說阿闍貰王女阿術達菩薩經》做福日兜」,《法華經玄贊要集》為商目兜」。」二字皆疑為「憍」或「喬之誤。

又想了一下,應該是“曰”字。

首先,不管是“星藏”還是“星得”,起首都是“星”字,和“”字類比一下,“”往往是梵語k或g的音譯,如曇彌=Gautami,阿若陳如=Ajñāta Kaundinya。以g開頭可表示“星”的梵文詞是graha,而“曰”字的古音很可能就是“話”或類似的“哈”之類,見

http://bbs.cantonese.asia/thread-35725-1-1.html

那麼graha應該就可以翻作“曰”。同時graha亦有obtain,perceive之意,或許可以與“所受”對應。但後面的“兜”字是對應哪個音節,da, dā, dha, dhā,還是別的什麼,我就考證不出來了。

maha의 이미지

又,《大寶積經》做「橋越兜,又《佛說阿闍貰王女阿術達菩薩經》做福日兜」,《法華經玄贊要集》為商目兜」。」二字皆疑為「憍」或「喬之誤。

謝謝!很好的發現。

CBETA Maha 吳寶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