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標點建議(成唯識論卷一)

《成唯識論》卷1:「若爾如何執有我者所信至教皆毀我見、稱讚無我,言無我見能證涅槃執著我見沈淪生死豈有[1]邪見能證涅槃,正見翻令沈淪生死?」(CBETA 2019.Q3, T31, no. 1585, p. 2a2-5)[1]:邪【大】*,耶【聖】*

   標紅底的三個標點,似乎應當改成如下:

  第一個,問號,應刪除。此處不應有標點。

  第二個,句點,應改為逗點。

  第三個,逗點,應改為問號。

  若爾和如何之間,似乎應加個逗點,較順。

  「若爾如何執有我者所信至教皆毀我見、稱讚無我,言無我見能證涅槃執著我見沈淪生死豈有[1]邪見能證涅槃,正見翻令沈淪生死?」

maha's picture

參考以下兩段:

《成唯識論訂正》卷1:「為是我見所緣境否。亦詰以兩關也。意謂我體是所緣境。我見是能緣心。諸執實有我體。是我見所緣耶。非我見所緣耶。若非我見所緣境者。牒彼計也。汝等云何知實有我者。難彼計也。謂取境清明。方知實有。既非所緣。實云何知。若是我見所緣境者。亦牒計也。應有我見非顛倒攝如實知故者。亦難彼計也。謂無我名正見。如實而知故也。有我名倒見。非如實而知故也。今執我體是實。又為我見所緣。則應我見性非顛倒成。如實知矣。果爾。如何小乘所信至教。於有我則毀。抑其沉淪生𢀸。於無我則讃。揚其能證𣵀槃。豈有我之邪見能證。無我之正見翻令沉淪乎。無是理也。」(CBETA 2019.Q3, D23, no. 8879, pp. 29a10-30a2)

《瑜伽論記》卷2:「見既不善則應顛倒。如何所計名為實有耶。法執之我說非顛倒。唯識敘彼云。若爾如何執有我者。所信聖教皆毀我見稱讚無我等。乃至廣說故。」(CBETA 2019.Q3, T42, no. 1828, p. 347c11-14)

目前贊同標點改作:

「若爾,如何執有我者所信至教皆毀我見、稱讚無我,言無我見能證涅槃,執著我見沈淪生死?豈有[1]邪見能證涅槃,正見翻令沈淪生死?」

但不是很有把握。歡迎法友提出進一步的意見。

CBETA Maha 吳寶原 

 

应该是

若爾如何執有我者? 所信至教皆毀我見、稱讚無我,言無我見能證涅槃執著我見沈淪生死豈有[1]邪見能證涅槃,正見翻令沈淪生死?

--------------------------------------------------------------------------------------

参考字典 https://www.zdic.net/hans/%E8%87%B3%E6%95%99

  • 至教
  • (1).最好的教导。《礼记·礼器》:“天道至教。” 陈澔 集说:“天道,阴阳之运,极至之教也。”
  • (2).谓极其高明的道理和见解。《庄子·渔父》:“无所得闻至教,敢不虚心。” 成玄英 疏:“未闻至道,所以恭谨虔恪虚心矣。” 明 何景明 《杂器铭》:“盖道本无垠,物各有理,故觕迹有至教,末器有鸿法。”

如何執有我者所信至教皆毀我見 是自相矛盾的. 不可能执我之人信受无我.

//怎么样执有我者信的教..... 读不通顺

//为什么执有我见者所信的教.... 这样通顺. 所以"如何"的意思是为什么更恰当.

所以整个句子都死扣扣完了 都是那个意思. 这样划分不合理 还是原来的那个比较好.

后面的就按他走的没问题.

 

这个地方要考虑佛经的背景. 我执/我见 指的一般都是邪见.  正见虽然可以用执来描述但是一般不那样说. 硬那样说也不是问题 但是不可以用贬义词来描述. 执持和持有 这2个词差不多都是同一个意思.

#执 有执持(坚持)的意思 也有拿,持有 的意思. 

#我认为就算是 出现执持这个词 也要看执持的对象 才能判定 他是正还是邪. 不可以论断: 见到执持 就说这个词是贬义词 不好. 

但是我见在佛经的规格里面 是一个十足的贬义词 或者说他是非常不祥 很邪的词

所以根据多方面 不仅是道理 还有词义 能基本得出结论. 若尔后面的"如何" 不是怎么样的意思. 是为什么的意思.

这样句子就很读的通. 本身就是正见 为什么说是邪见? (我见在一切经一切背景都是贬义 他不像其他词 好几个意思.)

因为我见如果不是邪见 他违背一切佛经 所以反证了 我见是邪见. 况且若是正见 人都自解脱了.

文章后面还给出了肯定的结果 豈有[1]邪見能證涅槃,正見翻令沈淪生死?

 

自显空性色相生起际 无恐本来面目愿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