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坛经的这处校堪非常奇怪

《南宗頓教最上大乘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六祖惠能大師於韶州大梵寺施法壇經》:「汝何方人?來此山禮拜吾,汝今向吾邊,復求何物?」惠能答曰:「弟子是[c17]嶺南人,新州百姓,今故遠來禮拜和尚,不求餘物,唯求[c18]作佛[c19]。」大師遂責惠能曰:「汝是[c20]嶺南人,又是[c21]獵獠,若為堪作佛!」」(CBETA, T48, no. 2007, p. 337a28-b3)[c17]:【大】領[c18]:【大】-[c19]:【大】法作[c20]:【大】領[c21]:【大】獦

 

其中C21原本大正藏做獦獠,表示对南方人的歧视称呼,现在为啥改为了獵獠呢?

看这个记录是cbeta做的校勘

回應瀏覽選項

選擇你喜歡的顯示回應的模式,並點選「儲存設定」,以啟用你所做的變更。
puyun's 的頭像

經檢索,發現此字並未作統一處理,在《六祖大師法寶壇經》中就

經檢索,發現此字並未作統一處理,在《六祖大師法寶壇經》中就是相反的操作:

祖言:『汝是嶺南人,又是[c1]獦獠,若為堪作佛?』[*]惠能曰:『人雖有南北,佛性本無南北;[c2]獦獠身與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別?』[8]五祖更欲與語,且見徒眾總在左右,乃令隨眾作務。惠能曰:『[9]惠能啟和尚,弟子自心,常生智慧,不離自性,即是福田。[c3]未審和尚[10]教作[11]何務?』祖云:『這獦獠根性大利!汝[12]更勿言,著槽廠去。』」(CBETA, T48, no. 2008, p. 348a17-23)[c1]:【大】獵

另外,其他典籍中也是兩者皆有用例。還請CBETA後續作統一調整才是。

不與秋風提往事 且攜滄海度餘生

maha's 的頭像

RE:坛经的这处校堪非常奇怪

參考:http://dict2.variants.moe.edu.tw/yitib/frb/frb02572.htm

「獦」為「獵」之異體。

參考:http://www.chibs.edu.tw/ch_html/chbj/16/chbj1604.htm

潘重規先生認為「獦」應是「獵」的俗字

本文認為「獦獠」仍當讀為「獵獠」

 

 

CBETA Maha 吳寶原 

 

maha's 的頭像

RE:坛经的这处校堪非常奇怪

大正藏這個「敦煌本」,文字訛誤之處頗多。CBETA 是根據「《敦博本六祖壇經校釋》.黃連忠撰.萬卷樓, 2006」予以校訂。這些校訂資訊皆記錄在 XML 裡,如:
<lb n="0337b03" ed="T"/>人,又是<choice cb:resp="CBETA.maha"><corr>獵<note type="cf1">《敦博本六祖壇經校釋》.黃連忠撰.萬卷樓, 2006</note></corr><sic>獦</sic></choice>獠,若為堪作佛!」惠能答曰:「人即有
 
 
 
CBETA Maha 吳寶原 

 

回應瀏覽選項

選擇你喜歡的顯示回應的模式,並點選「儲存設定」,以啟用你所做的變更。


forum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