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等大集經卷第三十二》中一段標點的探討

大方等大集經卷第三十二》

原標點:

「云何色欲?四大造色,凡夫不見無我,眾生生顛倒想,見男女想、上下色想,[2]是色可愛是色可惡,因是顛倒見男女相故,令貪欲未生便生、生已增長,

說明:

難道古代譯師,會如此翻譯,如此斷句。衆生兩字,當屬多餘,四大造色,亦成孤立,讀誦更不通利。

下句,“因是顛倒見男女相故,令貪欲未生便生、生已增長”,如此斷句,因果顛倒,讀誦窒息。

建議:

「云何色欲?四大造色,凡夫不見,無我眾生,生顛倒想,見男女想、上下色想,[2]是色可愛,是色可惡,因是顛倒,見男女相,故令貪欲,未生便生、生已增長,

maha's picture

《大方等大集經》卷32:「四大造色,凡夫不見無我,眾生生顛倒想」(CBETA 2019.Q3, T13, no. 397, p. 223a24-25)

以上標點,將「無我」與「眾生」逗開,是值得討論的。

在本經中,出現「無我眾生」的有以下幾種類型:

《大方等大集經》卷6:「如其空者即是無我眾生壽命及以士夫,無常無斷」(CBETA 2019.Q3, T13, no. 397, p. 36a1-2)
《大方等大集經》卷11:「菩薩若見無我眾生壽命士夫,是名為慧。」(CBETA 2019.Q3, T13, no. 397, p. 68b18-19)
《大方等大集經》卷29:「義無礙者,思一切法義。何以故?是一切法無我眾生無命無人,如無我眾生無命無人,即名為義。」(CBETA 2019.Q3, T13, no. 397, p. 204b2-4)
《大方等大集經》卷30:「同第一義同於了義,甚深因緣無我眾生無有分別」(CBETA 2019.Q3, T13, no. 397, p. 209a16-17)

因此,「四大造色,凡夫不見無我,眾生生顛倒想」標點改作「四大造色,凡夫不見無我眾生,生顛倒想」可能會比較合理。

本經目前的標點屬於長句子風格,若要改成短句,恐怕要全部重新標點,才能通篇有一致風格。

CBETA Maha 吳寶原 

 

赞同楼主的判断。应该四字断开为宜。

菩薩若見無我眾生壽命士夫,是名為慧。

这力的“我眾生壽命士夫”是无所修饰的,跟上面不同。此处应该是:

菩薩若見無(我、眾生、壽命、士夫),是名為慧。

意思是:

菩薩若見無我、无眾生、无壽命、无士夫,是名為慧。

Linux版本阅藏程序:

http://cbeta.buddhism.org.hk

 

最初也理解為:凡夫不見無我、無人、無衆生。

但四大造色,就沒有了下文。

是否還可以理解為:

四大造色,凡夫不見。

(本來)無我(的)衆生,生顛倒想。

maha's picture

但四大造色,就沒有了下文。

是否還可以理解為:

四大造色,凡夫不見。

(本來)無我(的)衆生,生顛倒想。

參考:

《雜阿含經》卷9:「尊者阿難問尊者純陀:「如世尊、如來、應、等正覺所知所見,說四大造色,施設顯露,此四大色非我,如來、應、等正覺所知所見,亦復說識非我耶?」」(CBETA 2019.Q3, T02, no. 99, p. 59b22-25)

《觀楞伽經記》卷4:「是故計四大造色相者。乃外道妄想分別顛倒見耳」(CBETA 2019.Q3, X17, no. 326, p. 395b18-19 // Z 1:25, p. 434b4-5 // R25, p. 867b4-5)

標作「四大造色,凡夫不見無我眾生,生顛倒想」比較合理,細標可以作「四大造色,凡夫不見無我、眾生,生顛倒想」。

CBETA Maha 吳寶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