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ETA 2015 新年公告

[English]

各位法友好:

  新年伊始,祝大家身心輕安、法喜充滿!

  在 2014 新版電子佛典集成(新增《漢譯南傳大藏經》元亨寺版及「國家圖書館善本佛典」)之後,我們緊接著進行藍吉富老師主編的《大藏經補編》。這套書籍共 36 冊,約 2300 萬字,乃針對《大正藏》、《卍續藏》之不足所編輯(詳見附件〈「大藏經補編」出版說明〉),正是CBETA電子佛典集成所亟需收錄者。我們已取得藍老師授權,將盡力在 2016 年完成數位化使命。另外,法鼓文理學院圖書資訊館提供 15 部佛寺志,約 145 萬字,我們也預計納入 2016 新版佛典集成。

  CBETA成立於 1998 年,十幾年來,一部部佛典在嚴謹控管中轉換為數位典藏,不只數量龐大,而且文字校訂精確可信,又加新式標點方便閱讀。「CBETA電子佛典集成」不僅獲得國際學界的重視及肯定,也成為大眾廣為運用的免費公共資源,如此成果(詳見〈CBETA 歷年各項作業成果統計表〉)都是在廣大信眾及有識之士的支持下才得以實現。

  如今,CBETA運作經費日漸拮据,但「佛典集成」仍有許多重要的未竟之功。為節省開支,許多次要作業勢必逐步犧牲停擺(如新式標點、用字修訂、《佛教大藏經.續藏》198 部選輯之後續編校作業)。因此,在此懇請大家解囊襄助(贊助訊息請參考這裡),讓我們為數位佛典的永續經營一起努力!

 

釋惠敏 敬上

中華電子佛典協會主任委員

2014.12.25


30 December 2014

Dear Friends in the Dharma Realm,

I hope your year has been as productive as ours at CBETA. The coming new year promises to open yet another chapter in the digitization of Buddhist canonical works as we prepare to embark on a number of new projects, including the long awaited Supplement to the Dazangjing by Professor Lan Ji-fu, and, with the kind permission of the Dharma Drum Institute of Liberal Arts, the addition of the 15 volumes of Chinese Buddhist Temple Gazetteers to the 2016 CBETA CD-Rom.

Without your continued support, we could not have accomplished what this project was set up to do almost two decades ago, namely, to preserve Buddhist canonical scriptures by converting them into easily transmittable and universally compatible digitized texts and make them available to all. Two decades of work have seen many dreams come to fruition, and we are grateful for the trust you have placed in us; it has been your conviction that this tremendous undertaking is a worthy cause. Yet, while we have already made great progress, we still have many dreams to fulfill before this massive wealth of Buddhist treasures can be made freely available, which will require your continued financial as well as your moral supports.

CBETA, like most non-profit organizations, relies 100% on donation to operate and we are always striving to maximize any money spent to expanding and enriching the Chinese Electronic Tripitaka Collection. We thus sincerely hope you will consider renewing your support to this joint endeavor.

 

Sincerely

Huimin Bhikshu
Director of Letter, University of Tokyo
Director, Chinese Buddhist Electronic Text Association (CBETA)
President, Dharma Drum Institute of Liberal Arts (DILA)


附件:

「大藏經補編」出版說明

藍吉富

 

  近數十年來,大藏經的編印、翻版,充斥海內外,民初以前那種「大藏經稀世難求」的情況,已經完全消失。即以台灣為例,中文版大藏經在坊間輕易即可覓得五種之多。大正藏、卍正續藏、中華藏、佛教藏、高麗藏等,皆不難覓致。在這種情形之下,為什麼我們還要編印這部「大藏經補編」呢?這件事在佛教文化上,又有什麼意義呢?對這幾點疑問,我們應該向讀者稍作說明。

  不論各種大藏經的出版時間與地點是如何地歧異,大致而言,它們的主體內容,還是相差不遠。換句話說,各種藏經的內容,其重複比例是相當大的。譬如某一人如果家中同時備有上述五種藏經,則其所擁有的同一部佛書(如「華嚴經」),即可能重複出現在五種藏經裏。這種重複,當然是一種浪費。

  在所有中文大藏經裏,大正藏一向最為國際學者所稱道。如果再加上專收中國歷代著述的卍續藏,則重要的中文佛書大體已備。因此,關於中文藏經方面,在學者圈內最常看到的是同時擁有大正藏與卍續藏兩種藏經。

  本來,這種看法確是不錯。只是近數年來,從梵藏文譯出佛書的風氣日興,佛書的發掘工作也大有斬獲。因此重新出現的古佚佛典,以及新譯的佛書乃不斷地出籠。數十年的累積,乃使人益覺大正、卍續二藏的收書量,並不具足。在這種趨勢之下,如能將上述兩種藏書所未收集的佛典,匯為一爐,則對學術界、佛教界自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大藏經補編」的出版原動力,就是在這種觀念與認識之下所產生的。

  在著手進行編輯這部書時,我們為自己訂下兩項收書原則,其一是重視其書的學術研究價值,並不是有書就收。其二是著述性的佛典,只收到清末為止。民國以後所出版的佛典,我們只選入古代名著的翻譯,或經律論註疏,儘可能不收今人創作。這並不是民國以後沒有值得入藏的著作,而是其數量太多,難為本叢書之有限篇幅所容納。

  其次,我們願為這套書的特色與價值略作舖陳。茲分數點,說明如次:

  一、如前所述,這套書所收的是大正藏、卍續藏兩部藏經中所未有的佛典。中外佛教界具有這兩部藏經的人遠較擁有其他藏經者為多,因此,這套「補編」的流通於世,相信會給佛教文化界以相當程度的方便。擁有上述二藏,再加上這套「補編」,則在查索佛教資料時,當必較為迅速,可以省卻不少精力與時間。

  二、這套書的最大特色,應該是收集不少任何藏經所未有的珍本佛典。像第一冊所收均如大師華嚴學全書,為韓國華嚴學大師均如上人的大作。均加大師的書不只為各種大藏經所未收,而且,即使在韓國,也是佚失了數百年的新發現佛書。此等資料之珍貴,是稍諳學術行情者所能揣度得知的。

  此外,像「判比量論」,是新羅元曉的因明學名著。可惜數百年來,都只是有目無書。此事每為研究因明學史者所悵憾。若干年前,在日本學者神田喜一郎家中珍藏的佛書殘卷中,終於發現到這部書。雖然全文並不完備,但該論要義則大體已具。其貴重程度,也廣受學術界所肯定。此次「補編」能收有此書,令同仁等雀躍不已。

  在佛教史料方面,「補編」所收的「朝鮮寺剎史料」一書,是日本佔領朝鮮時,由當時的總督府所收集的。書中包含韓國各大寺院的碑銘文字。這種第一手史料,其價值之高,當為治史者所熟知。至於「朝鮮佛教通史」,則是韓國佛教史之膾炙人口的名著。收之入「補編」,對於一向不注意韓國佛教的我國學術界而言,應該是相當有意義的。

  此外,日本佛教及中日佛教交流史的重要性,一向為國人所忽。這在佛教研究領域裏,不能不說是一項缺憾。在這方面,我們也選輯了日本佛教史上的十餘部華文著作,以供國人參考。其中,「入唐求法巡禮記」、「出定後語」、「元亨釋書」、「參天台五台山記」、「喫茶養生記」等書,史料價值都相當高,值得咀嚼。

  在相關宗教類裏,「補編」收有印度婆羅門教的資料,像「薄伽梵歌」與「摩訶波羅多」等書,對印度文明的影響,絕不遜於四書對中國的影響。如果沒讀過這類書而想瞭解印度文明,絕難窺見印度文明的堂奧。因此,要知道釋尊及後代印度大德的思想背景,這類古籍是非讀不可的。

  除了這些書以外,「補編」所收的藏外重要佛典,還有甚多,像明成祖「金剛經集註」、「集量論略解」、「正理滴論」、「玉琳國師語錄」、「法藏碎金錄」、屠隆「佛法金湯」、世親「三自性論」、「三階教殘卷」、「絕觀論」、「二障義」、「冠導阿毘達磨俱舍論」、「吳都法乘」等書,或為當代新譯,或為海外孤本,或為敦煌遺書,或為四庫珍本,偶得其一,尚且珍逾拱璧,更何況聚集百餘部於一爐?

  其三,就資料來源說:「補編」所收諸書也有值得一提之處。均如大師「華嚴學全書」與「朝鮮佛教通史」取自韓國;「判比量論」、「元亨釋書」、「朝鮮寺剎史料」、「喫茶養生記」、「佛法金湯」等書取自日本九州、東京等地。「金剛經集註」、「集量論略解」、「正理滴論」則來自香港。至於國內獲得的資料,除了從坊間書肆所覓得者外,其他有從學界宿儒處蒐求而得者,有自各大圖書館善本書室影印而來者。因此,雖然所收僅有二百餘書,然而也耗時耗力,並非唾手即得。

  此上所述,是「補編」全書的特質所在。我們絕不敢因此而沾沾自喜。其所以向讀者喋喋於此的原因,只是要向大家說明:我們之所以在藏經充斥的今天還再從事「補編」的編印,必有其客觀的理由。我們希望這些理由,能得到大家的肯定與認同。

  必須向讀者聲明的是,由於原出版計劃在冊數上有一定的限制(卅六冊),因此,大正、卍續以外的佛典,並未能全然收錄於茲編之中。尤其是宋朝以來的禪宗語錄,由於數量過份龐大,我們曾作相當程度的刪捨。此外,我們取自嘉興藏中的甚多中國佛教著述,也由於篇幅所限而無法悉數容納。因緣如此,亦無可如何。不過,如果讀者能由「補編」所收,瞭解到現行大藏經在文獻集成上仍然有所不足,從而了悟到中國佛教文獻的美富,並進一步地從事挖掘與探索,則「補編」雖有不足,至少其拋磚引玉的角色,對學術研究或佛法弘揚當亦不無小補。這是編輯同仁所願與讀者諸君共勉的。

標籤:

Comments

释羽番's picture

你们做得工作真是功德无量,我作为一个受益者,非常感恩于你们。南无阿弥陀佛,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cbeta's picture

這一切都是感恩十方大眾的護持! _/\_